迟子车迟先生

底线——一方通行!莱纳•布朗!中岛敦!芥川龙之介!

[all大]当东方纤云死后

#人物内含印飞星,龚常胜,叶昭昭,逍遥星河。
#高亮:世界线改动有
#东方纤云死亡设定
#汾酒:东方纤云喜爱的酒,曾在正篇和同人中出现过

       印飞星坐在窗边,今天是“他”的三十诞辰。继得逍遥门掌门之位后,他仿佛提前进入了养老。每天都在喝着汾酒,望着窗外的仙果园。
       新入门的弟子都以为,印掌门是在为自己的爱妻——逍遥星河的逝世感到悲哀。
     “好一个……主角光环啊…”印飞星淡淡的吐出并不属于自己的语句。他终是没有摸透东方纤云生前的话,也从没有对汾酒感兴趣。对于他而言,这或许是属于“东方纤云”的影子吧。
       东方纤云被师叔给逐出了师门,“意外”地掉下来坠魔崖,结识了易相逢,成为了魔修。
       自己也了结了前世心愿,亲自斩杀东方纤云与自己的剑下,那把出自逍遥门的剑,那把,当年用来砍杀那几位玄铭宗弟子的剑。
       可是真的了结心愿了吗?印飞星在这世界上已经算是身居高位,可想起自己曾经刺穿过逍遥星河的心口,他就很容易失去理智。
-三师妹已经不是我爱的人了,可是她仍然因我而死。
       那双金色的眼睛,常常在自己的梦中出现,眨眼,因为吃饱了仙果半眯着眼的神色,或是冷冷的望着自己,眼底一片失望的样子。
-好看,而又可恨。
       前世是这个人将自己置于万丈深渊,娶了自己爱的人,坐上了自己该坐的位置,亲手将坠入魔道的师弟斩杀于坠魔崖上。
     “那玄铭宗的掌门人龚常胜,竟是因为一届魔修东方纤云的死亡大吐一口鲜血!修为直退四五阶!”
     “是啊是啊,不知道这东方纤云用了什么下流招术,竟把那瞎子勾得死死地。”
     “想一想,他好像在坠入魔道之前师从逍遥门,还是大师兄呢!”
     “真是……”
       印飞星安静的听着入门的弟子八卦,当然,几名弟子之后接连因为家事门派内务而被逐出师门。
       直至今日,印飞星最能发觉的事情应该是,他长大了。不是那个少时撒一撒娇就可以获得那人无奈的孩子了。
       门被推开了,一位粉发的男子走了进来。
     “掌门。”颔首。
     “嗯。”印飞星点了点头,将手撑在下巴处,懒洋洋的听着叶昭昭给自己报告内务。那姿态像是在茶馆里听说书人说书的纨绔子弟一样,叶昭昭无视了那事不关己的神色,认真的讲述着逍遥门的内务。
     “逍遥门的招收标准比以前严格了许多,同时也将不少有才华,能力的人捧了上去。也还在不断的网罗新的人才…”
     “这些我都知道了,你下去吧。”印飞星挥了挥手,叶昭昭看着印飞星的样子欲言又止。但还是转身离去。
      门外传来行礼的声音。
     “师叔好!”
     “师叔好!”
      印飞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终是……回不到从前了。
        记忆中的东方纤云还是那样年轻,活力,开朗。可印飞星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论是易相逢,还是叶昭昭,亦或者是龚常胜。他们都永远见不到他了……

在一个人的身体中,约有60兆个细胞,每种细胞都有各自的任务……

好的这里是一个关于工作细胞语c群的群宣。
此群国际三禁有,禁白禁苏有,半百不禁。水聊适量,发图不过三。涉三适量。
可原创可性转可black。

好的你还在等什么的快来加入我们吧!

占tag致歉。

【直播体&论坛体】我到底关注了一个什么up

04

-学校游戏社
“啊啊啊啊——!!!”东方纤云烦躁的揉揉头,叫了出声。
“为什么又连不上了——!!”
“学校的网络果然很差呢,联我的热点吧。”东方芜穹轻笑一声,东方纤云的状态瞬间从颓废→呆滞→星星眼
“前辈我知道你最好啦!!!” 东方芜穹站起身,揉了揉东方纤云的脑袋笑了笑。
“我可是有条件的呢。”东方芜穹弯眸
“欸——。”东方纤云感叹
“小云哥哥…要不然…”龚常胜话音未落
东方芜穹指了指电脑桌面上的一个图标。 “先直播这个吧。”

-论坛
L151 NPC俺の嫁
等了好久呢,还是没有开始直播。

L152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
安心啦安心啦,慢慢等吧。

L153 妩黎
NPC他们说要换游戏了,虽然也是恐怖游戏。大家再等个五分钟左右吧。

L189 挖爆大阪城只为一期一笑
分享[恐怖游戏∶NPC的怂人时刻]

L190 NPC俺の嫁
终于等到了!!

-学校游戏社
东方纤云调试了一下音响设备。打开了w站,登录自己的账号开始直播。

-直播间
“大家好我是NPC——。因为刚刚出了点事情,所以我们打算放弃刚刚的游戏。换成另一个由我同级研发的一款恐怖游戏。”
[太酷了吧,研发游戏什么的。]
[NPC大大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欸——。为什么银丝大大没来。]
驻守直播间的人很多,发弹幕的人也不少数。东方纤云只随便挑了几个念出来。 “噗…八戒他今天要值日,所以没来啦。”
突然有一条弹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在看我家大师兄的直播呢。]
东方纤云准备念出来的时候卜算天打开了她的电脑。
“开始吧。”
东方纤云只好歉意的笑笑,说了一句八戒也在呢,真好。
刚进入界面,是一个非常干净整洁的界面。只有[开始][****][退出]。 “欸——。为什么第二条是没有显示的…。”
[可能是NPC大大太帅了?xx]
“这个啊,你先做新手教程吧。我跟小天和胜儿来一局D5。”
东方芜穹不经意的开口,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
“快快快胜儿快开机我去溜触手小天快来小门等着开门——”

目光转回东方纤云视角。 他点击了开始。 画面跳转到了一个城堡里,东方纤云挪动视角,发现了这个城堡是个中世纪风格的古堡。非常的复古华丽,天花板的色调搭配的很棒,画质也无差。

东方纤云对这个游戏很满意。

*W站的(上帝视角)全称是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站
*私心穹大二大元素

组宣

您好,这里是兄坑语c剧组。作为一个三有剧组,我们很认真也很自信。
因为我们有非常棒的伙伴。
我们很期待那群很棒的伙伴中多一个你。

欢迎加入兄坑语c,群号码:540692044
↑直通车。

现在,是秀戏的时候了。

印飞星②
目光凛冽,剑身映出红眸内冷漠之色。
直.逼.人.心。
“我说过…他只能我来杀。”
举剑作攻击架势。
“我家大师兄说过。”
前世的不堪,难过,愤怒,嫉妒。在这一刻笼罩住“印飞星”
面容扭曲,提剑劈向那几人。似要把前世的诸多苦闷全部宣泄于此。
“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龚常胜②
咻然一声,耳畔长剑划过,徒留剑气凌然,凝神屏息,凭过人直觉定下三人位点,足尖猛蹬地面。霎时腾空,腰佩长剑与滚滚天雷一齐齐落下,逼人眼前不减声势。不等那两人重伤起身,挽过剑花剑芒直指来人心口。死吧。

是动了杀心的。

未晓面上神情,如此大阵仗不消稍刻便引来了惩戒门的弟子。可笑,分明是内鬼。须臾人满为患,指指点点间掺杂着的话大有甚嚣尘上之意。孑然独立面不改色,启齿也字句铿锵,不让分毫。

    “我没有做坏事。”

易相逢②
    “吾乃魔尊次女易相逢。”

山间溪水欢快作响,探出手感受这水清凉的感觉,眸子暗了暗。红棕发丝随风向后飘荡,偶尔一两只小鸟儿叽叽喳喳,察觉到身后来人,嘴角弯了弯。

“师父父。”
“你为什么修魔呢?”

“......”
以前从未曾想过这种问题,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吾父是魔。”
“吾母是魔。”
“吾姐是魔。”
“吾身边的所有人都是魔修。”

笑意涌上嘴角,回首对着身后的人天真笑着。颇为无奈。

“吾不修魔,还能做什么呢...?”

身前的人沉默了。随后笑意盈盈地对自己说道。
“还能做的事...有很多哦!”

内心似乎被柔软的东西轻轻撞击。蓦地睁大双眸,抬头看向湛蓝天空。伸手遮住略刺眼的阳光,瞬时明白些许,视线转移望向山顶。

    “如果可以,徒儿...愿意陪吾去人间玩玩吗?”

tag私心,占tag致歉。

高考应援之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现实世界的舞台
#F4+卜算天
#年龄操作有

东方纤云
你没日没夜的刷题,背书,连瘦几斤。他恨不得让自己缩小几岁陪着你一起共度高考。他瞥见正是十点整。
“小姐可以去睡啦,一切交给我。”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是没有高考过。”

“身份证…准考证…2B铅笔…圆珠笔…”
你被他连哄带骗的推进卧室,盖上被子后昏昏欲睡之时,似乎听见了他正在清点东西的声音。你安心的睡了过去。

印飞星
“一定要考好啊!考差了是什么下场,你自己看看东方纤云。”
考试当天他送你进考场的时候微红着脸。你不禁为东方纤云而担忧。不过他红着脸真是很可爱呢。
“别忘了水和应急药品,记住,我在等你。”

东方芜穹
“哦呀,是高考吗?”
“安心啦,会考好的,以小姐你的能力。”
“我很期待你成为我的同门。”
你点了点头表示期待,大学里说不定跟他同系就可以看见龚哥和东方先生搞gay了。
“啊呀,我跟胜儿不是那种关系啦!”
他仿佛看清了你的思绪一般,轻轻落下了一句话。
“可别让我失望呀。”

龚常胜
当那双没有高光的蓝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就不知所措了。
“小姐…我和大师兄都很期待你。”
“会等你的。”
你挥了挥手表示了解,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晚安,小姐。”

第二天早上你起床,发现了正窝在沙发上的龚常胜。一个好端端的大男人就在一个沙发上蜗居着。
你轻笑了一声。
-笨蛋。

卜算天
当那个有些面熟也有点矮的监考老师走到走到你面前时你才发现是她。一身黑西装白衬衫黑领带三件套,好像是你挑的。你这样想着,看向了她。素色的长发束成一个高马尾。高跟靴给她增加了身高也提升了气势。死鱼眼更是被运用到极致。
她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望了你一眼便继续发卷。
你叹了一口气,开始答题。
其间这名素色头发的监考老师有一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你。
但是你并没有紧张,而是更加安心。做起了题。

横滨高中二三事

本文又名横滨学院二三事。(敦中心的场合
02
#年龄操作有
#私心打上镜花和乱步的tag
         其实,中岛敦在国中的时候异常矮小。如果不注意,就会被认成男生。
         源于她的头发。
         在一场比较重要的篮球联谊赛中,中岛敦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齐肩长发是多么碍事。
         啊啊啊啊啊刘海进眼睛了啊啊啊啊啊别传球啊我看不见了啊啊啊啊啊!!!!
        以上。
        所以她决定在篮球赛的前一天去剪个清爽一点的发型。
       于是乎,她来到了小区门口的义务理发亭。
        等到那个理发老大爷走到身边时,中岛敦开始后悔了。老大爷颤颤巍巍的手似乎下一秒就会连着皮肉血管脱落到她的头发上。
        当然,老大爷还没有那么没用。老大爷抬起颤颤巍巍的手,一边抖一边帮中岛敦修理头发。
         一缕缕白色的发丝轻落肩头,敦的心在慢慢滴血。
        噫呜呜噫我的头发早知道就扎起来不剪了呜呜呜
        在她内心临近崩溃边缘的这会,剪头发的老大爷早已剪好了。
        敦眨了眨眼睛。伸手一摸后脑勺,一层薄薄的短发。伸手一摸刘海。顿时觉得剪的还不错,就像是她崇拜的乱步大哥房间角落的那一堆海报里的一些明星一样。
        中岛敦对此很满意,立马抛开了头发的问题一蹦一跳的回了家,丝毫没有在意镜花惊愕的眼神和乱步大哥无措的神情。
       “我回来啦——明天的球赛一定能胜利的!”

        中岛敦笑得跟任何一个花季少女丝毫无差。

【半弹幕体半论坛体】我到底关注了一个什么up

04
#让我们把视角转回直播间
       东方纤云刚刚打开游戏。
      “emmmmmm…?这游戏。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
——
[哇——NPC太太是不是害怕了!]
[白银太太快来拯救他(不]
——
        东方纤云没有留神弹幕,倒是卜算天发现一些不对的地方……
        “为什么…开始刷起来CP。” 
        卜算天有点气愤,心想我一个正牌腐女都没有做声你们就开始yy了,好啊真是一群小妖精我今天回家还就不产这粮了。
        卜算天的话刚落下,弹幕瞬间少了下来,只剩零星几条科普的弹幕。
        东方纤云问了一句,使者你在干嘛呢,赶紧过来啊。
       
        终于,东方纤云发现事情不对。
        “我靠学长啊!!!你是下载错游戏了吧这根本就不是我说的那一款啊啊啊!!!”

        东方芜穹对此表示,什么,我亲爱的学弟在说什么屁话。
        把目光投向游戏界面,喔。
        “为什么……不是我玩过的那个…画面没有这么压抑啊…”
——
[至今我们都未曾知道NPC大大玩过些什么游戏]
——

【中敦中】蓝调酒吧

#中敦中向(虽然没有看出中敦中在哪里但是我还是要说!这是中敦中向!
#敦敦生日快乐!
#这是生贺也是40粉贺!
#题文不符系列
#太敦亲情向
#此处无太宰,但胜在处处有太宰
#纯情少女中也,霸道总裁森鸥外,多情小王子太宰治,和温柔体贴龙之介。(都没有)只有一个醉鬼和一个吐槽役
#原著里的敦敦就是一个吐槽役喔,还是一个白切黑。(详细可以参考敦敦捞太宰,敦敦白鲸一战完后问芥川喝不喝茶。
如果能接受的话我们往下走
⬇️

️⬇

️⬇️
️⬇️
⬇️
⬇️
        中原中也,是个各个方面让中岛敦觉得很迷的男人。
         第一次遇见中原中也是在从白鲸上下落的时候,刚好撇到了一眼那个传言中邪乎近神的男人。
         好矮。
         中岛敦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想,站在一众黑手党中间就他最矮,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帽子。但是还是改变不了他,矮。

-是夜
        中岛敦接到了自己上司兼老师的电话急急忙忙赶来,电话也不带。他冲进了酒吧,却发现了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的中原中也。
        蓝调酒吧的音乐向来都不错,缠缠绵绵凄凄冷冷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中岛敦的思绪不知道飘向了什么地方,隔了好久他才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橙发黑手党身上。
        体格意外娇小呢,看起来一伸手就可以抱一个满怀。
        咳。我是说,中原先生这样真是容易着凉。
        中岛敦飘忽的思绪突然被扯回正轨。
        不会是被下了什么毒药了吧,没事吧应该。
        中岛敦一边想,一边试探性的叫着中原中也的名字。
        “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自然是不会听到。他趴在桌上睡得天昏地暗,怕不是正做着拳打太宰治,脚踢太宰治,坐拥千万柏拉图的美梦吧。
        中岛敦见他迟迟不起,也没有发现自己的上司。他在酒吧里转了一圈,收获了几个香吻后便衣冠不整地从女人堆里出来。他暗道女人还真是个可怕的物种,还是茶泡饭好。
        他站在中原中也的身边,想着自己是该走还是该走还是该走。
        正想扭头就走之际,一只手拉住了中岛敦的腰带。
        喔,这该死的腰带。
        中岛敦不得不回头看像悠悠转醒的中原中也,精致的脸上有着一些被重物压出来的红印,怕不是刚刚睡觉压的。他瞪着迷迷蒙蒙的蓝眼睛,散落在后肩零零散散的碎发似乎也随着他的怒吼炸裂开来。
        他大吼。
        太宰那个混蛋呢!我要揍死他丫的!

        完了。中岛敦想。
        自己今天半晚上可能就要交代给这个醉鬼了。

        中原中也,一个敬业的男人。每天可以打全勤,年假堆得死人的男人。一个长得帅又有钱还讨姑娘喜欢的男人。
        可惜是个酒鬼。
        中岛敦在中原中也身边可惜了老半天,中原中也又趴上了。
        隔了半晌中岛敦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现在很想回家,很想。
        至于为什么太宰治会出现在酒吧吧台,半分钟后这所蓝调酒吧成为废墟,坐在废墟里迷茫的中岛敦以及他怀里睡得正香的中原中也。
        这就跟他没关系了。
        不过,真的是一伸手就可以抱一个满怀呢。
        中岛敦想。

横滨高中二三事-1(镜敦的场合

#没错我又开坑了(被打死
#这次是关于小野狗的故事(可能以后还会出文炼x这个放到半期过后说
#无异能设定
#全员性转体,无名改。(森鸥外,菲总一类除外
#全员高中设定(与谢野,森鸥外,福泽,种田一类除外。
#cp杂乱,内涵各种宰中心,敦中心,中也中心,森中心的cp。
能接受就请

️⬇
️⬇
️⬇
️⬇
️⬇
️⬇️
⬇️
        泉镜花很无奈,每天早晨一醒来就是自家同居人熟悉的脸庞……和体积大到没有办法去无视的胸部。
        中岛敦是跟他有着同样背景的孤儿,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泉镜花的父母是政府工作人员,是因公献身的。中岛敦则是早就被抛弃到孤儿院,过着惨兮兮的生活。还好福泽女士收养了他和敦,不然他们两个一定会在孤儿院继续遭受一些非人的惩罚。
        作为一个拥有着正常性向正常审美观的男子高中生。
        虽然没有做到对她做出什么奇怪的行为,但是他觉得可能过不了几天就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不得不感叹一声,敦的发育也太快了。明明国中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平板,掀起衣服都可以认作男生的存在。
        “镜花……?早饭马上好了喔,请早点换好衣服。”
        声音也好听,又会做饭,(说话又好听x)简直就是这个年龄阶段的男生的梦中情人。
        这样想着,他将自己埋进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