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子车迟先生

底线——一方通行!莱纳•布朗!中岛敦!芥川龙之介!

[all大]当东方纤云死后

#人物内含印飞星,龚常胜,叶昭昭,逍遥星河。
#高亮:世界线改动有
#东方纤云死亡设定
#汾酒:东方纤云喜爱的酒,曾在正篇和同人中出现过

       印飞星坐在窗边,今天是“他”的三十诞辰。继得逍遥门掌门之位后,他仿佛提前进入了养老。每天都在喝着汾酒,望着窗外的仙果园。
       新入门的弟子都以为,印掌门是在为自己的爱妻——逍遥星河的逝世感到悲哀。
     “好一个……主角光环啊…”印飞星淡淡的吐出并不属于自己的语句。他终是没有摸透东方纤云生前的话,也从没有对汾酒感兴趣。对于他而言,这或许是属于“东方纤云”的影子吧。
       东方纤云被师叔给逐出了师门,“意外”地掉下来坠魔崖,结识了易相逢,成为了魔修。
       自己也了结了前世心愿,亲自斩杀东方纤云与自己的剑下,那把出自逍遥门的剑,那把,当年用来砍杀那几位玄铭宗弟子的剑。
       可是真的了结心愿了吗?印飞星在这世界上已经算是身居高位,可想起自己曾经刺穿过逍遥星河的心口,他就很容易失去理智。
-三师妹已经不是我爱的人了,可是她仍然因我而死。
       那双金色的眼睛,常常在自己的梦中出现,眨眼,因为吃饱了仙果半眯着眼的神色,或是冷冷的望着自己,眼底一片失望的样子。
-好看,而又可恨。
       前世是这个人将自己置于万丈深渊,娶了自己爱的人,坐上了自己该坐的位置,亲手将坠入魔道的师弟斩杀于坠魔崖上。
     “那玄铭宗的掌门人龚常胜,竟是因为一届魔修东方纤云的死亡大吐一口鲜血!修为直退四五阶!”
     “是啊是啊,不知道这东方纤云用了什么下流招术,竟把那瞎子勾得死死地。”
     “想一想,他好像在坠入魔道之前师从逍遥门,还是大师兄呢!”
     “真是……”
       印飞星安静的听着入门的弟子八卦,当然,几名弟子之后接连因为家事门派内务而被逐出师门。
       直至今日,印飞星最能发觉的事情应该是,他长大了。不是那个少时撒一撒娇就可以获得那人无奈的孩子了。
       门被推开了,一位粉发的男子走了进来。
     “掌门。”颔首。
     “嗯。”印飞星点了点头,将手撑在下巴处,懒洋洋的听着叶昭昭给自己报告内务。那姿态像是在茶馆里听说书人说书的纨绔子弟一样,叶昭昭无视了那事不关己的神色,认真的讲述着逍遥门的内务。
     “逍遥门的招收标准比以前严格了许多,同时也将不少有才华,能力的人捧了上去。也还在不断的网罗新的人才…”
     “这些我都知道了,你下去吧。”印飞星挥了挥手,叶昭昭看着印飞星的样子欲言又止。但还是转身离去。
      门外传来行礼的声音。
     “师叔好!”
     “师叔好!”
      印飞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终是……回不到从前了。
        记忆中的东方纤云还是那样年轻,活力,开朗。可印飞星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论是易相逢,还是叶昭昭,亦或者是龚常胜。他们都永远见不到他了……

评论(5)

热度(186)